極美的祝福:林車龍苦難中經歷神
  約四十五年前,台灣原住民有一極大的復興。那時,林車龍的外婆是桃園復興鄉泰雅族人,首先信主,她也把家族的人都帶來信主。
 
  車龍從小在主日學長大,但影響他最大的是六歲時跌斷了腿,從此右腳一直弓著,每天拄著拐杖走路,直到國中畢業。他形容自己就像布袋戲中的「祕雕」一樣,內心非常自卑。
 
  那一年,基督書院的山地服務隊到部落來服務,有一隊員了解車龍的處境後,就跟學校報告。當時的賈嘉美院長連繫到周聯華牧師,周牧師跟蔣夫人報告後,車龍很快就收到通知,可以去榮總開刀。像他這樣的人,曾經歷三次尋短,最後卻被恢復了健康,他的感恩何等地大!
從此,車龍沒有離開過教會。年輕時,他到台北工作,做過很多事,也參與天母長老教會的開拓;及至現在,回到復興鄉,仍是慈光長老教會的創會元老,他一直在做神要他做的事。
 
  記得年輕時,他帶著教會主日學孩子到金山去玩,在野地唱詩歌時,歌聲吸引了一群女工的注意,其中有一位是從屏東來的排灣族姊妹秋蘭,從此他們有了第一次認識。不久之後,車龍代表教會去屏東探視她。秋蘭的父親是教會的榮譽長老,馬上留住車龍,也請車龍的父母趕快來屏東提親。這樣,他們認識不到四個月就結婚了。為何秋蘭的父親如此力挺女兒嫁給這個外族人呢?特別秋蘭還是當地排灣族的公主,唯一的理由是車龍很愛主。車龍很感謝神,若不是當年岳父對他的賞識與知遇之恩,他也不會有今天。
 
  二○一○年八月廿八日,秋蘭去樓上曬被子覺得頭暈,到醫院檢查,發現是肺腺癌末期。秋蘭很少生病,但一生病就是癌症末期,讓全家陷入愁雲慘霧裡。治療過程中,秋蘭被隔離,只有她和車龍在病房裡,籠罩著極大的恐懼,但秋蘭卻安慰車龍:「接受這事實,相信神會醫治。」後來,秋蘭真的被醫好了,但六年後腦部又發現腫瘤。這次病情極為不穩,最後住進了馬偕安寧病房。
 
  車龍的小女兒雅惠,是醫護人員,二○一五年八月胃脹氣去檢查,竟發現大腸癌,而且已轉移到卵巢,有一顆大約十八公分,肝臟裡也有二十幾顆腫瘤。她的同事要她把衣服脫下來,找某個靈媒來作法驅病,但雅惠告訴她:「我是基督徒,這不適合我。」同事問:「妳信的神為何要這樣懲罰妳呢?」雅惠說:「這是神給我的試煉。」她的同事不解地說:「妳的神未免太狠了吧!給妳這樣的試煉。」
 
  雅惠的癌症已到末期,不能開刀。她第一次接受化療,還很順利,但第二階段就出現了很多問題,肚子痛到完全不能移動。第三階段時,健保藥已無效了,她必需改自費,但自費一個療程九十六萬,要做十二個療程,她怎負擔得起?感謝主,後來通過檢驗申附,可由健保給付。得到新藥治療後,她的病情得到控制。
 
  雅惠患病時,母親也住安寧病房,因此雅惠帶著點滴、坐著輪椅去看母親,那是病人看病人。此時車龍公司的工作忙得不得了,曾經一度妻子在台北馬偕病房,女兒在淡水馬偕,三歲的孫子上幼幼班,下午四點要接回家,一個人四頭忙,他說:「若不是神的恩典,我也無法撐下去。」
 
  雅惠的三歲兒子祐恩很貼心,雅惠住院時期,他從不哭鬧。有一天祐恩肚子痛,夜裡告訴雅惠:「我有跟神禱告,祂沒聽見嗎?我還在痛。」雅惠跟他說:「要不然我們去醫院好嗎?」祐恩問:「去醫院會不會很遠?」了解之後,他說:「這樣,我還是忍耐一下好了。」之後就安然睡著了。
 
  家裡兩個人生病,一共得了五個癌症,一般人怎受得了,但車龍的家人卻蒙神特別的保守。有此特殊的經歷後,彼此的關係比以前更加緊密了。
 
  現在,秋蘭平安出安寧病房,只需每兩三個月回診一次;雅惠的病也得到控制,像健康的人一樣。當他們再次回首這段試煉時,總有很多感恩之事可述說。三十年前,車龍曾送給雅惠一本聖經,上面寫著:「除淨自己的行為,使人從你身上看到基督。」當時,雅惠還不明白這是何意,但經歷身上三個癌症之後,她終於明白了,這是神藉耶穌的寶血來洗淨她的罪,使她經歷重生,別人才能從她身上看到基督。
 
  車龍也一樣,他相信神垂聽禱告。感觸特別深的是藉著教會的禱告,妻子的生命得蒙保守。車龍和秋蘭以前睡覺時,都是背對著背,因為秋蘭嫌他打呼聲太大,但經歷癌症得醫治後,他們睡覺時都會手牽著手,分享一天的感恩才入睡。

  不久前,雅惠的一個朋友疑似患了子宮頸癌,雅惠每天都在LINE上與她分享,並為她禱告。朋友的母親原來不信主,但因著這緣故也漸漸敞開心,可以接受別人為她禱告。雅惠跟她說:「神的話所帶來的『話療』,比醫學上的『化療』更有效。
 
  若不是經歷這場苦難的洗禮,他們三個人對神的認識可能是很表面的,但這幾年外人看似「神很狠的試煉」,在他們卻是祂極美的祝福,因此,他們對神的感恩更加深,委身也更加完全了。(摘自2017年4月中信月刊 李鴻志採訪)